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小馬 | 4th Oct 2007 | 散文 | (181 Reads)

Picture

在文本的骨骼上,打造出血肉與靈魂。

從改編角度看李安的《色‧戒》

《色‧戒》本是一篇出自張愛玲手筆的短篇小說,只有萬多字。很多時候,人們談論改編電影,會與原著作深入的比較,判斷文本還是電影優勝。但是就《色‧戒》這部電影而言,似乎難於走這條老路,原因是張愛玲的文本可以說只是提供了一個故事的骨架,對於大部份事件發生的細節,未有仔細的描述。當中包括一些主要人物的關係,諸如王佳芝與易先生、鄺裕民的感情、暗殺局與美人計的佈設、王佳芝與易先生的心理描述,以至一眾特工之死,都有欠筆墨。李安選劇本選得好,在紮實的骨架上,大有空間去為整個故事打造出血肉與靈魂,把人物場景細膩地加以想像與創造,呈現出比文本更深的立體感,這是電影《色‧戒》難以令觀眾感到失望的原因之一。 

易先生的角色重塑

 在原著中,易先生雖然是一名位高權重的漢奸,儘管描述不多,但他至少是一個會笑着對王佳芝道歉的人。當他遲了赴約,便對佳芝笑說:「對不起對不起,今天真是來晚了,已經出來了,又來了兩個人,又不能不見。」文本又提到易先生送鑽戒給王佳芝,是直截了當的帶她過去,在珠寶店裏更不乏眉目傳情的畫面。李安顯然有心重塑易先生這個角色,使他成為一個陰沉冷漠,抑鬱詭異的賣國賊。這個易先生,對劇力有着微妙的影響,一來讓觀眾被這個冷得像寒鐵玄冰的易先生壓得凝神屏氣,一來為王佳芝的美人計營造危如累卵的驚險,同時為後來大漢奸愛上女特工埋下伏線。

李安的易先生,出入有保鑣跟隨,家門有官兵惡犬看守,書房嚴禁別人進入,不苟言笑,整天都在防範着,是名副其實的老奸巨猾。其實他的冷,讓人毛骨悚然之餘,更是寂寞得叫人憐憫,這是角色塑造上的一大成功之處。太太是個終日玩牌,愛珠寶手飾,一天到晚喋喋不休談論誰家請客,算是個牌桌上的聯誼高手,下場後卻不過是個與丈夫無甚交流的小女人。對於易先生來說,不能與人分享工作上的鬱悶,那太太整天在牌桌上混,未嘗不是好事,好歹也有個寄託,免得在耳邊嘮嘮叨叨。殺同胞,嚴刑迫供,雙手染血而又缺乏疏通渠道,易先生心理壓力與性壓抑到達了沸點。此時芳華正茂的麥太太,成為餓虎的獵物並不為過,加上以老易跑江湖多年的洞察力,與這麥太太眼神相交,也不難意會對方意思,而別人的太太,是額外的官能剌激,易先生就是需要這樣極端的宣洩。原始的慾望,多少模糊了一雙明眼,令二人發展出的關係更具說服力,正如張愛玲寫到:「他們是原始的獵人與獵物、虎與倀的關係,最終極的佔有。」

日本餐廳一幕,是新加插的,這是神來之筆,讓易先生的形象更具立體感,更有血肉,最精妙之處竟是一個出現不到兩秒的鏡頭。王佳芝把門敞開,一個日本軍官的身影,換來易先生以手掩面的靦腆場景。這麼兩秒的鏡頭,把先前的一個冷如鐵堅如鋼的易先生顛覆了,把一個大漢奸與女特工的秘密飯局,調度成兩個同是天涯淪落人相惜相憐的舞台。易先生聽命於日本人的苦,經這麼一個不起眼的鏡頭交待過後,在觀眾心中勾起了絲絲憐恤,更帶出了他啞子吃黃蓮的無奈。稚嫩的王佳芝最初參與暗殺漢奸的愛國行動,有多少是因為鄺裕民?直到與梁潤生那一晚「為國捐軀」後,一個女人的世界不同了,一個年輕大學生的未來改變了,一個甜美的愛情夢破滅了,一個王佳芝將要變成麥太太了。每次與梁潤生交歡,腦海裏有多少是民族情意?有多少是入骨的恨?她只有更狠的幹下去,眼前沒有回頭的餘地。如今成為別人的情婦,在中國土地上的日本餐廳與漢奸幽會,是否也是一種陷落?「天涯海角覓知音,患難之交恩愛深。」一曲天涯歌女,牽扯着兩顆落寞的心,相惜相知,更待何時?導演的功力,在細微的地方,往往最能彰顯。

小女人?大英雄?   窺探王佳芝的心路歷程

正如文首所說,原著對王佳芝的內心描述着墨不多,電影的交待雖然較為深刻,但細緻得來並不顯露,以致有些觀眾對特工愛上漢奸的情節仍然覺得難以說通。我們首先別忘記王佳芝本身不是一個經過嚴格訓練的特務,她最多是一個演特工角色演得入木三分的演員,意志比較薄弱是理所當然的事。細心品味,電影中的對白往往透視出王佳芝的內心感受。鄺裕民在電影院與王佳芝會面,原著是沒有的,卻是影片可圈可點之處。當鄺裕民要王佳芝報告進展時,她近乎崩潰的說,公寓裏有不同的香氣,有茉莉花的香氣,卻又不像是她留下的,他可有別的女人?可是床舖上有的是塵埃,不像有人睡過。她的思海一片紊亂,這番說話,是出自一個民族英雌憂心美人計破裂,錯失了為民除害的機會?還是一個小女人,擔心愛人另結新歡,從此冷落自己?

性愛場面是這部電影具爭議性的話題。不少人認為,李安把《色‧戒》,拍成了《色‧情》,把張愛玲的簡單故事,拍成了小電影。抱這種態度的人,是過分吹毛求疵了。李安要花二千五百萬打造老上海南京西路,用來拍一部小電影?一個處處防範的老江湖,能做到高級官員、大漢奸,他的謹慎可想而知。對於這樣的一個人,他最鬆懈忘我的時刻是甚麼?連在自己家中也難於表現真我,難道要易先生在餐桌上、在劇院裏、在街道上真情流露?只有在床上,在性愛的過程中,他才能放下自己的假面具,表現最原始的他。遺憾的是,觀眾把目光聚焦在性愛場景上,不論是把裸露鏡頭視為電影的戲肉或宣傳手段,或是激烈地談論湯唯的乳頭和梁朝偉的陰囊,均是對演員的一種侮辱與低眨,同時也冒犯了電影的藝術。更多的爭論又在於「有必要露至這種程度嗎?」「食、色,性也。」當一些以飲食為主題,刻劃人性的電影大行其道時,為何幾段表達人與人思想感情的性愛鏡頭會引起那樣強烈的抨擊?無可否認,為文藝復興時期,米開朗基羅花了四年雕鑿而成的《大衛像》打上馬賽克,是一種無知的表現。在欣賞《色‧戒》的過程中,有誰理解導演與演員的痛苦掙扎?《色‧戒》的認真,就連性愛體位都是推展劇情的載具,從後進式,到王佳芝的分腿式,再到女上男下式,性愛的場景,是一種呈現易先生與王佳芝的關係的合理手段。兩人最初的性交,是強制性的。易先生把王佳芝綁起來,讓她背對着他,那是一種征服,就像壓倒敵人一樣具攻擊性,是原始的獸性的展現,也揭示易先生的戒心。後來的性愛場面的刻畫,已經不是防禦或征服,而是漸漸轉為一種真正的歡愉。到最後,王佳芝可以完全壓在易先生身上,用枕頭蓋着他的眼,讓他忘掉槍袋與自己的距離。建基於以上的思想與感情的表達,觀眾應該談論裸露的程度,還是應該調整自己的思考層次?王佳芝在性交終結時有一句精采對白:「給我一間公寓!」這話與一個飢餓的人大喊:「給我一個麵包!」沒有兩樣。赤裸的不是王佳芝的身體,而是她的心。細心想想,那句話能在餐桌、劇院或是街道上說嗎?王佳芝說這句話時,是易先生的一個小女人,還是一個國家英雄?觀眾此時自有定案。

《色‧戒》作為改編電影,打造出角色的血肉與靈魂,更為故事提供了種種張力,在細微的地方,看到了導演的功力與心思,特別在角色重塑上,我認為是非常成功的。


小馬 | 10th Sep 2007 | 散文 | (479 Reads)

Picture

《此情‧此生》彌留之際  頓悟人生

 《此情‧此生》不能完全說是一部男歡女愛的愛情片,它沒有愛情小品公式的輕鬆浪漫情節,更沒有刻意營造的愛情甜味,如果你以看愛情片的心態進場,那必然要失望而回,甚至批評劇情進展太過緩慢,沒有一般愛情片的流暢明快。本來想與另一半甜蜜離場,來一點愛情觸動的觀眾,最後會明白選錯了片子。全片的主線無非是一個老婦人在彌留之際的一些囈語,引發穿梭時空的跳轉畫面,扣住了兩代人對生命的未知的恐懼與種種歉疚與遺憾。我不願意把《此情‧此生》看待成男歡女愛的愛情片,其一是安格蘭夏里士的一段情並沒有被打造成荷里活式的浪漫,反而是淡淡流逝得如此真實,如此不着痕跡。其二是電影給我的思考點不在於男女歡愛的事情上,反倒在面對人生的態度上,其意義早就蓋過了安格蘭與夏利士和畢迪的零星愛情軼事。其三是我不相信導演Lajos Koltai與有份量的演員梅麗史翠普、格蓮高絲、雲妮莎韋姬芙、娜塔莎李察遜會把一部愛情片拍得那樣「不愛情」。觀眾對《此情‧此生》大感失望,那是因為他們有了錯誤的期望,也因為吃慣了太多商業味濃的愛情片甜點,一時不習慣淡如開水,侃侃而談的表現手法,事實上,導演就是要觀眾們細細品嚐人生的甜酸苦辣。 

  安格蘭躺在病榻上,想起她一生最愛的男人,一個只在她一生中短暫出現的過客,她與他因為一個好朋友的死而心生愧疚,最終沒有在一起。年輕貌美的安格蘭,有幾分是易卜生(Ibsen,Henrik)筆下的挪拉,她是一位完全自主的女性,獨立、勇敢爭取,她知道好友拉挪並不愛他的未婚夫時,是如何堅定地說出:「只要妳說一聲,我便立刻帶妳走!」她又是怎樣在一片痴心的畢迪面前,鄙視那早被遺忘的褪色字條,痛罵他要當個真真正正的男人,為愛情轟轟烈烈地去爭取?安格蘭相信愛情是自己爭取的,但現實往往事與願違,拚命爭取的,不一定得到。她與夏利士再次偶然相遇,卻各自成為了父親母親,自此這難以忘懷的思念,被囚禁在內心深處,只能偶爾掏出來回味。這裏,格蘭與畢迪又有何兩樣?她不也是在心中保存了一張褪色了的字條嗎?這張字條,比畢迪的更重、保存得更久遠。  夏利士始終是安格蘭心中的一把鎖,一把只有她自己才能打開的心鎖。許多年後,女兒對格蘭口中所提到的種種往事心生好奇,或者說成是「恐懼」也不為過。媽媽心中思念的人,不是自己的爸爸,口中常說的「錯誤」,不知是不是自己。女兒蓮娜正處於人生的疑惑時期,她感覺迷惘,一方面任性地順着感覺行事,過了多年的無根生活,與循規蹈矩的姊姊爭執多了,一方面又被媽媽抱憾終生的事搞得摸不着頭腦,她不想像母親作了一次錯誤的抉擇後,在大限將至的時候仍悔恨而終。於是,上一代的生命,影響着蓮娜的抉擇,與一個自己沒有多大信心的男人結婚生子,還是忠於感覺,繼續嬉皮一生?影片的大半部,是情愛交纏,審視人生。其實我們或多或少都試過在人生的交叉點上躊躇不決,為了前路不明而心生疑慮,為了錯誤的決定而懊喪悔恨,為着往事而執迷不悟……直至梅麗史翠普的出現,解開了年老格蘭的心鎖,同時照引了蓮娜的前路。那沒所謂錯誤,因為我們都努力活了過來,沉醉在無可挽回的過去,才是最大的錯誤,人總應活在當下,感受身邊的一切。難道有兩個寶貝的女兒在病榻前守候,不值得感到安慰嗎?嫁了一個自己不很愛的丈夫,生下了兩個小孩,當要煮食時,孩子卻哭哭啼啼,要為洋娃娃穿衣,弄得她快發瘋的時候,老格蘭此時才想起,在最糟的時候,她曾抱着孩子高唱悅耳的歌曲,完全不理燻黑了的廚具,大有「何妨吟嘯且徐行、一簑煙雨任平生」的氣度,這種豁達大度、對生命的熱情為何隨着歲月而無聲消逝了?錯誤,只在乎你如何看待,錯過,不一定遺憾。老格蘭此時滿有信心地,綻放着她臨終前最後的光芒對女兒說:「有孩子是好的事情」,在彌留之際,頓悟人生。


小馬 | 7th Jul 2007 | 散文 | (275 Reads)

黃老師:

    在最近一次的同學聚會中,知道了你因病離世的消息,許許多多沉積了的回憶遽然在腦海中浮現。我以為,這些片段早已散亂,零碎得不能重整,如今卻在我心中勾出了清晰的畫面。在我中二那年發生了一件小事,你大概不會把這麼一件事記在心裏。那天放學後,我與另外一個同學在走廊遇見了你,然後在梯間大叫你的花名,接着便拔足狂跑。記得你當時很憤怒,一直追着我們,並大叫:「給我站着!」當然,我們最終都逃不掉,心想難免捱一頓痛罵的時候,你卻沒有責罵我們,只是對我們說一些陳套的尊師道理。現在想起來,真的很想對你說聲「對不起,請原諒我們年少無知……」儘管這句說話遲了十三年。你當時對我說的一番話,我怎樣也記不起來,但是我肯定現在每一個字都是無價之寶。 

在我中三那年,學校突然開辦足球隊,熱愛足球的我當然第一時間報名參加。那時的我,沒有想過你是怎麼的辛勞,我相信籌辦足球隊必定花了你不少心血與時間,在百忙中替我們訓練、安排比賽、租用場地……為何我現在才體會到你的付出?當時我在選拔賽中射入了兩球,順利地被你選為前鋒,那種興奮的心情簡直是難以言喻。因為資源問題,在出賽之前,我們在正式的足球場只練習了兩次,心高氣傲的我,連越位是甚麼也不知道,便妄想締造學校的歷史,取得足球隊的第一個入球。記得首場是對着一所國際學校,對方全都是外國人,身形比我們高大得多,結果我方慘敗十一比零。而我,也因為一次誤傳,被對方進球而被你換出。當日我在場邊,把頭埋在大腿裏哭泣,即使你過來慰問我,我也沒有回應。其實,我沒有怪你把我換出,我只是感到愧疚,害得球隊輸了,辱了學校的名聲,丟了老師你的面子。回到學校,同學都說我們締造了學校的歷史,我們心裡當然並不好受,相信你不多不少也受到校方一點壓力,然而你始終笑着瞼對我們說:「我們這次吸收了很好的經驗,下一場會踢得更好!」你這種鼓勵,讓我放下了擔子,讓我知道了成功須苦幹的道理。

     黃老師,你大抵也料不到,當日的頑皮孩子,今天已為人師表,與你一樣,同為教育下一代而努力。明天是我的學生的畢業典禮,我會在台下看着他們領授畢業證書,為他們的成長而暗自歡喜,我相信,當年你也懷着相同的心看顧着我,在此衷心向你說一聲:「謝謝你!」

小馬 | 20th Feb 2007 | 小說 | (258 Reads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見火光紅

    大街小巷充斥着喧鬧的人聲,遠處不時傳來賀年新曲,街頭小吃的油煙味,在打造着一個繁華的城市景象。行人總是喜氣洋洋,一面比較哪一種元貝更大更香更值買,一面陶醉在這個喧聲震天而又出奇地平和的氣氛當中,但我總覺得他們像是在籌算些甚麼。無處不在的鮑魚冬菇髮菜蠔乾元貝海參,讓你的眼鼻早已膩得想掙脫面孔的束縛,那些可鋪滿不知多少個維多利亞公園的剩菜殘羹,說服着每個人都生活在一個豐盛富足的時代。走在旺角的行人道,行人絡繹於途早已見慣不怪,更何況是在春節,人人趕買新衣新褲新鞋子過年的時候?路人接踵肩,然而心裏總是滿有平安而沒有戒心。我小心翼翼地走,習慣了眼觀四面、耳聽八方的我,感官早已比平常人敏感幾倍,卻竟然也不慎被人從後衝撞了一下。我立時在人群中狂吼了一聲,怒目瞪視着那個人,手心冒汗,雙拳緊握。千萬隻嘲笑的眼睛不約而同地朝我掃射過來,我不得不避開他們的迫害,不得不揭穿他們的陰謀。我拔腿狂奔,世界頃刻寧靜下來,只有自己急促的呼吸聲,伴隨着地球在轉動。在我兩旁的人面開始模糊,雖然我看不清他們的面孔,但我知道他們仍舊在譏笑着我,我一早就識破了他們要密謀加害我,只是我知道自己寡不敵眾,因此只有逃。我終於看到出口的光了,那是一條黑暗濕滑的窄巷,我拐了進去,團着身子,把頭埋在雙腿之中。那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,加上只有自己如牛喘的呼吸聲,令我安心下來。在漆黑的巷子,我找到安撫自己的光。

 
 (閱讀全文)

小馬 | 13th Feb 2007 | 電影 | (1603 Reads)

Picture

從象徵意義看《香水 ──  一個殺人者的故事》

愛與靈的湮沒 與變態的迷思 

  很久沒看過好的電影,《香水 ──  一個殺人者的故事》是徹頭徹尾的一部好電影。從拍攝手法到電影的主題;從故事的情節到深層意義;從荒誕怪異到警世誨人,無不令人驚嘆原作者的意念與導演手法的巧妙結合,在大熔爐的蒸煮下,留了原著的髓而承托着創造性的骨架。電影本身的另類主題與荒誕情節,還有滲透得恰到好處的黑色幽默與變態迷思,為觀眾提供了偌大的思想空間,令觀眾欲罷不能,仿如一點一滴如珍的思想潤滑劑,推動着人們的思考滑輪,審視作者沉重的主題。好電影,也許就是能在觀眾的腦海中留下一些空白,讓你看後輾轉反側,在思海裏翻箱倒篋,然後因為找到令自己滿意的詮釋而會心微笑。

 (閱讀全文)

小馬 | 17th Oct 2006 | 散文 | (225 Reads)

Picture

快受不了!!


Next